-
您的当前位置:姐妹情感网 > 情感故事 >

压在女友身上啪,我趴在她身上有条不紊的进行

来源:姐妹情感网 编辑:情感小编 时间:2019-01-16 11:25:14
导读: 推存:压在女友身上啪,说真的,我无法理解我刚才为什么会有那个想法。我甚至感觉那个想法很龌龊。我有一种在意识里故意强奸一个女人的罪恶感。这种罪恶感让我不安害怕就像在现实中我是一个刚刚完事的强奸犯。 压在女友身上啪 可在那一刻,我真的太想强奸她

  推存:压在女友身上啪,说真的,我无法理解我刚才为什么会有那个想法。我甚至感觉那个想法很龌龊。我有一种在意识里故意强奸一个女人的罪恶感。这种罪恶感让我不安害怕——就像在现实中我是一个刚刚完事的强奸犯。


压在女友身上啪

  可在那一刻,我真的太想强奸她了。我好像觉察到了什么,强奸这个词,用在我身上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没有比她的眼泪更厉害的武器了。就那么两滴!两滴窝在眼角里的眼泪,让我没有成为不敢想象也不想成为的强奸犯。而且,我也并没有像电影镜头里面的强奸犯一样大口喘着粗气。

  事实上,我一直都很清醒。因为,在这间铁皮屋里,事情都在我的把控之中,有条不紊的在现在进行时。

  我从她身上轻轻地下来。在这之前,我很温柔的吻了她,吻干窝在她眼角里的那两滴泪。她一直都没有睁眼。我吻她的时候,她还在颤抖。只不过,比我趴在她身上的时候好多了。

  她肯定看不见我脸红。我也看不见。但我能感觉到脸在发烧。铁皮屋也在发烧。像极了六月天里盖被子。其实,现在正是六月。

  六月的星期六晚上。约好了今天下午她过来看我的。我等了她一下午,她没有来。再拨呼机后,回复了一句话:“临时加班了,刚下班,我现在在公交车上,你在家等我吧。”

  我把呼机别在腰带上的时候,清楚记得显示屏上闪烁的那十二个时间数字:2000年06月25日17时26分。想想,她来到这里,至少要两个小时,回屋得了。

  然后,我就在铁皮屋里百无聊赖。她说的家就是这间铁皮屋,是我两个月前租的。

  满嘴黄牙的老妇女房东转身前的那句话我算是听懂了,月底预付下月租费。顿时,我感觉老妇女的心眼比她的屁眼大不了多少。

  事后,晓晓嗔怪我,你的眼镜,掩盖了多少下流啊?我没有回答,只是笑。我知道她懂。她也知道,我知道她是在开玩笑。

  玩笑开的有点大了。我在铁皮屋蒸笼里洗桑拿的时候,听见有人敲门。我一步就窜到门后,闪速拽开了门。竟不是晓晓!竟是两个警察叔叔!

  我并没有慌乱。我是有身份证的人。况且,我还有厂牌。再进一步说,我更没有犯法。前后也就三五分钟,他俩就走了。我在想,我戴的眼镜在这件事上到底有没有起作用?

  类似这种情况有好多。我是在上高二时幸运挣到“文氓”雅号的。老海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他说这话的时候,看着我,一脸坏笑。我一脸茫然。

  直到现在,我仍没搞明白,我什么时候流氓了?我流氓谁了?顶多就是,把我班那十六个女生捋了一遍。这是男同学们都知道的事。我挨个捋她们的时候,他们在一旁一个比一个兴奋。像浑身上下打满了廉价鸡血。这时候,我感觉特没劲。我想骂人,日,一个个熊样,就没一个和哥合伙干的。

  当然,我给孟妮写情书的事是不可能找人合伙的。三天写了三页。我喜欢孟妮大半年了。之所以这么久没下手,是我一直在观察。

  孟妮没有我学习好,但她从来没有向我问过题。

  她是我班那十六个女生里面唯一一个没有问过我问题的人。这让我很好奇,有种想要征服她的冲动和欲望。但我不能贸然行事。失手事小,丢人事大。毕竟我是学生会主席。

  我让老海帮我递情书的时候,犯了一个致命错误。我把写给司依凡的情书给投递了。我知道错误的时候已经晚了——老海说,大功告成!我心里说,大错特错!望着远去的老海,我在想,眼镜究竟充当了什么角色?

  那件事,给我的人生带来一个最明确的后果之一就是,我再也没有给谁写过信!包括晓晓!

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Power by DedeCms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1234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