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当前位置:姐妹情感网 > 两性情感 >

口述和男友打野过程,和男友第一次在宾馆睡觉又到公园里打野(81)

来源:姐妹情感网 编辑:情感小编 时间:2019-01-12 18:53:34
导读: 这儿风景好好呢!你们要不要KISS一个呀? 我不要我不要,死娜娜你竟出馊主意!你给我滚呀~林雪跑去追打露娜。 别跑,你的脚还没全好呢。露娜一边笑着抵抗着林雪的拍打,一边回过脸来问张恒:张恒,你小子难道也不想?

“这儿风景好好呢!你们要不要KISS一个呀?”

“我不要我不要,死娜娜你竟出馊主意!你给我滚呀~”林雪跑去追打露娜。

“别跑,你的脚还没全好呢。”露娜一边笑着抵抗着林雪的拍打,一边回过脸来问张恒:“张恒,你小子难道也不想?”

“我尊重小雪的意见吧。”

“你以为她心里真不想啊?你个傻瓜!”

张恒耸耸肩,笑着说:“不管她心里想不想,反正我听她的喽,我答应过她的。”

“你们俩真扫兴哪~那你们至少HUG下吧,这个总可以了吧…”

“那…小雪,你愿意吗?”张恒走近了两个打闹的女孩。

“我…我…我…”林雪向露娜挥去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片刻之后,她急转过身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张恒赶忙上前两步将她扶稳,而林雪顺势把自己的身体深深地埋入了张恒怀里,她的头发挠得张恒的脸和脖子一阵痒痒。张恒低头看着伏在自己肩头的林雪,被巨大的幸福感牢牢地禁锢得无法动弹,他想到这个女孩曾屡次为了自己脱掉鞋子,屡次因为自己哭泣,还一度被自己挠得湿了裤子,因为想自己去跑步而崴伤了脚踝,现在还没全好…数不清的自责和悔恨已经不再有存在的意义,于是全都化成了更深刻的疼爱,他紧紧却是无比温柔地搂住了林雪,贴着她的胸脯、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拍打着她的后背。他们都是第一次如此大面积地感受着对方的存在,都克制着自己不让眼角的那点小晶体碎落满地。

十分钟后,张恒、露娜和林雪从左到右并排坐在路边的石凳上,太阳已经粘上了山峦。林雪把双腿抬起,把右脚曲起,脚底对着露娜,把左脚伸直,送到更远些的张恒手里。“你们挠吧。一会我也该穿鞋子了,谁挠的脚谁帮我弄干净,再穿好那只脚的鞋袜哦~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很快,林雪又娇笑不止了,一半是因为痒,一半是因为莫大的幸福。她忍受而享受着脚底传来的痒感,抬头望着还在落叶的天空,忽然觉得自己很傻很傻,因为傻到无法让自己不相信明明不可能事情。因为,当她的一只脚被张恒捉在手里,一只脚被露娜捉在手里挠痒痒的时候,她发现她傻到实在找不出理由来说服自己,自己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盛夏的树木总是吝啬得一毛不拔。又或许,是迫于南方这炙人的炎热,就有如专横跋扈的君主统治下受压迫的人民,悲悯地沉默于铁链枷锁之下,积攒的不满和愤慨尽化作无声的叹息,风起处轻轻地摇曳着枝条,试图从流动的空气中嗅出零星解放的气息。校园内的人工河静静地流淌着,那神态酷似牢狱中的看守,面无表情地来回巡视着,对那岸旁树木的呻吟不闻不问,他只管履行着自己枯燥也谈不上美好的职责。水面轻轻泛起了波澜,激起了无数的同心圆,由内向外逐渐扩散而归于平缓。是什么吸引了看守的注意力。一双洁白的小脚插入了水中。它们看起来那么清新自然,那么楚楚动人,而这个入水的动作瞬间打破了夏夜压抑已久的布景般的平静,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微风、鸣蝉也伺机而动,小小地热闹了一番,但又终究在黑暗充满诱惑的抚慰下再次呈现出难以捉摸的宁静。水面也平息在了略高于脚踝的腿上最细的地方。水平线上是一双纤细的腿,撑着深色的格子短裙,在它上部与它接壤的是一件素雅的白色背心,恰到好处地衫托出它的主人窈窕的身姿,光洁可人的脖颈托着一张秀气的瓜子脸,表情如夏夜般恬静,那双眼睛却分明闪过一丝异样的眼神,黑夜部分掩饰了它们的动人,却无法抑制那束目光幽幽地穿透水面,落在水中的双脚白皙的脚背上。沉默良久,那张小嘴轻轻咧开了一条缝。“哎…”林雪叹了口气,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脚背出神。许久,她猛地抬头望向深邃的天空,感受着脚底和脚背传来的清凉,就像那双手温柔的抚摸。天阶夜色凉如水。终于,有股狂烈的躁动不安的东西冲破了她的眼眸,一浪接一浪地汹涌而出,就像来自南极的寒气,霎时间已经充满了林雪周身的空气,却还在拼命往外扩散,似乎眼见着要把这炎热的夏夜完全冻僵,她不禁打了个寒战。她的身子轻轻歪了下,可身旁却空落落的一无所有,她伸手撑住了地面,恢复了平衡。“恒,你在哪呢。”她的眼角透出无限的哀愁,而她的意志终于举起了白旗,任由回忆和思绪滚滚而来,泛滥成灾,在她的脑海里奔腾肆虐。“七夕,还真是个讽刺的日子。作为一个恋爱中的人同时又作为一个学生,无论是情人节还是七夕总是恰逢寒暑假,而我们不在同一个城市,从来就没有在一起过过。我倒不在乎这个,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已经让我相当满足了,哪怕再少一点,但能就这么维持下去,多好…”林雪抬起头望着星空出神,“这是牛朗和织女相会的日子吧。他们这会儿在干什么呢?是手拉着手、肩并着肩、卿卿我我的交换着甜言蜜语,还是在天上人间欢快地游玩。那放牛娃…会不会像那小子一样搔他心上人的脚心呢?那个七仙女…她怕痒么?真有点嫉妒他们呢,尽管一年只能见一次面,但这一次总是有保障的。而我下一次见他又会是在何年何月,到时他会不会带着他的老婆和孩子…”林雪发现自己的嘴角和眼角都神经质地抽动了一下,“但即便是这样还会有下次吗?是不是没有更好。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我们终归是没有长久。”七夕正值暑假中旬,留在学校的学生已经所剩无几,但此刻仍有一对情侣从林雪身后经过,两个人私语了几句,都开心地大笑起来,似乎他们脚下路边的林雪只是一微阵风、一朵毫不起眼的草丛中的雏菊。“热恋中的人在一起过节的时候,眼里永远只有他们的另一半,在这样鲜明的主体之后,作为背景的整个世界再怎么大,竟然也可以被忽略,这样的不成比例还真是有点神奇。我不在乎…我真不在乎?犹记得有一年七夕是周末,老妈没有上班,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她笑着问‘雪儿,今天有什么活动吗?’老妈的话中也许还带着比字面更多点的意思吧,至少我是马上就想到了他。‘男朋友回家去了。’与其和老妈说这个,倒是不如留到将来的某一天带着那家伙来见老爸老妈时再给他们慢慢介绍,而七夕什么的也是这样,我当然想和他一起过!而我竟天真的以为,一次两次不打紧,我们有的是一起过的日子和机会…而他终究还是走了,他竟然真的就这样走了…”一滴晶莹的液体从林雪的眼角滑出,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滚动,坠落,坠落…终于撞上了水面,与河水融为一体,小小的波纹让水中模糊的倒影晃荡起来。在这七夕夜无边的黑暗中,巨大的孤独感再次不可抗拒地袭来。俯仰之间,三年的时光已匆匆流逝。林雪凭借优异的学业成绩得以保研,张恒要回自己的家乡城市发展。“地理上的分离我可以忍受,虽然也许不太好受,需要渐渐习惯,但我可以去适应,为了最终和他在一起…可是又怎会想到还没完全做好地理分离的心理准备,分手就破门而入了。这感觉…有点像准备行装逃跑,正当眼见着准备得当时强盗却已然捷足先登,死死地把住了去路,再也看不到任何通往幸福的希望。那天和他出来,分明看见了他眼神中的躲闪,就已然猜到了大半。可是这回我却没有点破,我真希望是我笨,是我想错了,既便越来越明显,我也希望它来得晚一点,好让他有在犹豫中改变想法的可能。我不敢问,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向来都希望他和我说话,不论是聊心事还是讲笑话还是关心我,除了那天,我不想他开口,可是我又能怎么阻止…‘小雪…我们…我们分手吧。’这句话就像断头台上的铡刀,终于还是掉了下来,而他的语气也恰如那悬着铡刀的铁链般冰冷,似乎还带着一点点恻隐的犹疑,难道金属也会可怜那即将身首分离的爱情?‘说说原因吧。’那也许就是当时能拿出的最多的镇定了吧。”“‘我…我母亲给我安排了婚事,对象是一个小时候和我玩得蛮好的女孩,她的父母和我父母是好朋友,我父母和她父母都很满意这样的结合。听我母亲说…那女孩对我也很有好感…’‘是啊,她对你很有好感!我呢?我对你一点好感也没!我一点不喜欢你!一点也不爱你!’‘小雪…’‘你母亲知道你有女朋友吗?’‘她之前…不知道,后来她和我说完这个我和她说了,她就问了我们的情况,说我们既然不在一个地方了…’本想忍到他说完,可我终于还是没忍住:‘真好,原来你妈妈之前连有我这号人存在都不知道,你以为我们才多大?你以为我们还是中学生吗?我林雪有那么糟糕,有那么见不得人吗?!’‘当然不…’‘的确,我也没和我爸我妈说!但是他们不会给我张罗这个,而且你愿意的话,我随时可以带你去见他们!可是你有提过这事不?这事还非得再等我来主动提起嘛?我算是明白了,你当然不急,你急什么?反正有你青梅竹马的女孩等着你回去和她一起过日子呢。我林雪又算什么?!只不过是个随时供你搔痒玩弄的轻浮女人…’‘小雪!’‘…只不过是个为了你什么傻事都愿意做的女人,只不过是个痴心妄想着能和你白头偕老的笨女人!’‘小雪…你别哭呀…’其实心里何尝不明白,是我任性,而事情并不是我说的那样,他又怎可能不爱我!只是他也没想到罢了,但他是个好孩子,很孝顺父母…”“那天回宿舍后,眼睛肿得厉害。瞒不过去的,于是就和露娜她们一五一十地说了,又哭了一场,她们轮番拥抱我,安慰着我,可我却没听进她们说了啥,真记不清了,那时脑子一片空白…后来也渐渐想开了,无论如何我都要勇敢坚强地生活下去,即便我已经失去他了。而在他用给我脚底带来的痒感闯入我的世界之前,我不是一样活得很开心很快乐,还能回到那个样子么…何况人家都订婚了,两厢情愿的事,双方的父母又是老朋友,我要再无理取闹,挑拨离间,逼着他反对长辈的意思,那就是我蛮不讲了。”“最后一次见他之前,趁着宿舍没人的机会,很用心地打扮了一番,把双脚洗得特别干净,擦了护肤霜,还喷了点淡淡的香水,涂上了透明的指甲油。袜子干脆也不穿了,直接光着脚穿了双球鞋。心里明白这基本就是最后一次和他见面、把双脚交到他手里了,所一定要给他留下一个尽可能完美的背影,一双完美的脚…”“看着他的神情,就知道他和他母亲再次的争取依然没有改变结局,那我又何必强人所难呢。同样是在现在的这个地方,我们一起静静地坐着。那时多好啊,虽然知道马上就将要失去,但至少那一刻身边还有他…终于忍不住再次依偎在他的肩头,这感觉哪怕再怎么熟悉也永远如第一次那般幸福美好。而他也轻轻搂住了我,我知道他是爱我的,这就足够了吧。既然上天不愿成全我们,何不善始善终,各自放生。然而,当意识到他总要放开我,总要离去的时候,突然又觉得万分不舍,又任性地希望能改变这样凄美的结局,甚至希望美杜莎忽然从面前的小河里钻出来,用她那活蛇组成的发丝下狰狞的面目盯着我们,我一定勇敢地迎着她,他应该也不会退缩吧。就让美杜莎把我们统统石化,我们就可以这样永远相依…多么可笑的想法…”林雪感觉自己的身子微微晃了晃,这一刻她忍不住又以为是搂着她的张恒在摇着她,可是周围并无别人,一直是她一个人静静地坐着,于是她就觉得应该是她自己想得有些恍惚了。“我抬起双脚,跷到了他的腿上。‘小雪?’‘脱掉我鞋子吧’‘不要了吧…’‘脱吧,最后一次了…下次你再挠个女孩的脚心时,那就不是我的脚了。’说完这句自己竟猛地抽搐了下,有什么眼见着要冲破眼眶和那闭拢的嘴唇,却被坚强地按了去。‘小雪,我…我只喜欢你的脚!我不会碰别的女孩的脚心的…’‘好好爱她吧,你该搔她脚心,那是你爱的方式,我明白的。’‘可是我的心里真的只有…’‘别说了,你以为我会不知道吗?哎…既然都这样了,面对现实、珍惜现在吧。来吧,恒,好好让我最后再痒一次,好让我记得…你曾经多爱我…’我把头更深地埋入他的怀里,不想让他发现我的眼睛已经变了样。鞋带在被解开,脚底脚面都感到了夜风的清凉。他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脚趾、脚面、脚底。那感觉真好。多希望在将来的某天之后,每天双脚都能让他这样抚摸啊。可这已经由一个最美好的梦境,化作了最空洞的泡影。‘搔吧,恒。’熟悉的感觉终于又从脚底传来了,震颤着全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太哈哈哈哈哈哈太痒了…别哈哈哈哈哈哈哈别让…我躲…哈哈哈哈哈哈抓…抓住我…哈哈哈哈哈我的脚…’我在他怀里大笑着,泪水也浸湿了他的衣服。‘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哈哈哈哈哈哈你还…哈哈哈哈哈还…还是哈哈哈哈哈哈那哈哈哈哈哈那么…哈哈哈哈哈…讨哈哈哈哈哈…讨厌哈哈哈哈哈…我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哈哈哈哈哈我爱你…’‘哈哈哈哈哈哈你哈哈哈哈…你有哈哈哈哈哈本…本事哈哈哈哈哈哈就…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哈…痒死哈哈哈哈哈哈我呀…那样哈哈哈哈哈…我哈哈哈哈哈我们…我就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不用离开你…’这句话居然这么顺就说出来了,搞得我有点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也就不好意思吧,以后也不再有在他面前不好意思的机会了。但是脚底不再有痒感传来,却分明有东西滴滴达达地滴在脚面上,下雨了么?原来那是…”

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Power by DedeCms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1234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