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当前位置:姐妹情感网 > 两性情感 >

口述和男友打野过程,和男友第一次在宾馆睡觉又到公园里打野(16)

来源:姐妹情感网 编辑:情感小编 时间:2019-01-12 18:53:34
导读: 二人又走在了那黑暗的消防通道里,这回却是女孩在前,张恒在侧后方,隔着两级台阶左右的距离。奇怪的是,他们不再如上楼那般言笑焉焉,响亮而如节拍器般规律的鞋根敲击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更加鲜明地揭示出这条路

二人又走在了那黑暗的消防通道里,这回却是女孩在前,张恒在侧后方,隔着两级台阶左右的距离。奇怪的是,他们不再如上楼那般言笑焉焉,响亮而如节拍器般规律的鞋根敲击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更加鲜明地揭示出这条路上弥散的令人尴尬的沉寂。似乎没有人愿意抢先破坏这一刻的宁静。到底这样一段手指与脚心的亲密接触,是把两颗心拉近了距离,还是把两个人分别推向了更遥远的相反方向?她会是也在想同样的问题吗?张恒如是想,注视着侧前方那阿娜的背影。其实说背影并不准确,因为他看到的是半侧面的她,就是说不上是因为不敢还是本身也不急于上前两步,和她并肩。

可能由于被搔痒了好一会,她的呼吸明显比之前来时急促了,张恒看到她的胸脯顺着呼吸起伏着,突然心底涌起了一股莫名的冲动,真想抢上前去,从正面搂住她,迎着她温热的气息,吻她的秀发,吻她的耳根,吻她那兴许还没褪尽嫣红的脸颊,吻她那被搔脚心时咧开成秀美的新月状的小嘴,或更进一步把她横着抱起,吻那双穿着凉拖的曾在他手指的搔弄下扭动挣扎、仪态万千的玉足,再回过头吻她的红唇。“不是时候。”他郑重地告诫自己,“或者你真的就是个流氓,张恒。不能这么做。”正想间,忽然一道耀眼的强光刺来,张恒那已形成暗适应的眼睛忍不住眯起来抵挡光线,原来女孩打开了消防通道通往三楼的门,走了出去,正拉着门等张恒出来,张恒随后也踏进了三楼,女孩轻轻把门关上。除了他们之外,三楼已然空无一人了,今天人本就不多,闭馆的铃声又已响过,没人确也不奇怪。

“你室友今晚不和你一起回去吧?”张恒实在耐不住这番无言,率先打开了话匣子。

“没呢。你之前不是问过这个了?”女孩嘴角微微扬起,并没有看向张恒。

看到她的笑容,张恒心里顿时敦实了很多,又接着说,“你是走路还是骑车?”

“走路呀,没车呢。”

“恩,我也走路的,那…我们一起走?”

“都行吧。”

两人跨出图书馆的大门时已没有多少人落在他们后面了。出门没走几步,女孩忽然站住,抬起左手,手指轻轻点着自己的嘴唇。眼睛望着前方。

“怎么了?”,张恒顺着女孩的视线望去,看到另一个女孩正向看着这边,还挥了挥手。

“那是我室友,她本来说今天不来了,不知怎么心血来潮又跑了出来,还在这儿等我,也不知有啥事。”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向那个走来的女孩招了招手,又小声对张恒说,“抱歉失言。”

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Power by DedeCms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1234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