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当前位置:姐妹情感网 > 两性情感 >

和总裁办公室喂奶深度按摩 和总裁在办公室喘息入骨激烈文

来源:姐妹情感网 编辑:情感小编 时间:2018-11-21 08:19:32
导读: 和总裁办公室喂奶深度按摩 和总裁在办公室喘息入骨激烈文!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次! 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殷牧城立在窗前,正拧着眉,对着手机怒斥。 与他通话的申媛玉,在遥远的另一端,掏了掏耳朵,你干嘛发火?啧,温文俊难的贵公子形象快要破功了吗?好期
和总裁办公室喂奶深度按摩 和总裁在办公室喘息入骨激烈文!“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次!”  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殷牧城立在窗前,正拧着眉,对着手机怒斥。  与他通话的申媛玉,在遥远的另一端,掏了掏耳朵,“你干嘛发火?”啧,温文俊难的贵公子形象快要破功了吗?好期待。

“申暖玉,谁告诉你可以把小樵带到片场去?你还不明白她的情况吗?她单纯得像一张白纸,而演艺圈是这样一个龙蛇混杂的地方,你怎么可以带她进你的圈子?最重要的是,事先还没征求我的同意!”  申暖玉在另一头跷着二郎腿,凉凉道:“现在不是跟你讲了吗?而且,采樵又不是你的禁肉,你要她每天待在家里等你下班等到何年何月?有一天你腻了,不要她了,你教她何去何从?”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哥,不是我把人忧天,而是你家里的父母最多只会纵容你胡闹一年吧?!那一年后呢?采樵怎么办?不教她一点谋生技巧行吗?”  现实往往很尖锐,刺迁他来不及防备的心,他只能一脸沉肃的反驳,“地的未来我会打算,不必你越俎代庖。”  “你不是神,殷牧城,不要妄想当采樵生命里万能的天神,她的未来不是你负担得起的,想想你的父母会有什么反应再来说大话!” 

“申暖玉,你是存心跟我捣蛋?”  “我可是好心提醒你,有一天你要奉命联姻时,采樵将何去何从?你可以强行将她拉连你的生活,也可以强行把她推开,不管她哭得死去活来吗?”  “你在恋爱的一开始,就已经想好结局了吗?未来的发展谁知道?你也不是神,暖玉,不要妄自评断我和小樵的未来。”  “好,算我多事。不过,我还是觉得有工作比没工作好,恋爱中的女人如果成天无所事事,将生活重心全放在你身上,很快你就会感到窒息了,不是吗?至少,我是这样啦,受不了我的男友只想盯着我。”  “小樵不会盯着我,所以才轻易被你拐出门……”  有人敲门,殷牧城转身看着秘书汪宁端茶进来,脸上冷若冰霜,继续道:“明天是周末,我答应小樵带她去淡水兜风,你不要再来拐她,同对也拒绝你当电灯泡。”  “你有没有同胞爱啊你?!”  “没有。” 

殷牧城直接结束通话,走回办公桌前,端起茶杯却不急着喝,若有所思地打量汪宁;这个女人是某人安插在他身旁的眼线吗?  试探一下吧!  “汪小姐有男朋友吗?”  “什么?没有,没有,现在没有。”出社会没几年的汪宁,还是很容易被男人的外表、家世迷惑,幻想一大堆,动不动便脸红心跳。  “真可惜,本想询问你淡水周边有什么好玩的景点适合情侣,既然你不晓得,就替我查一下资料,列印一份呈上来。”  “现在吗?总经理。”他居然会会私不分,是为了他的女朋友“小乔”?  “有问题?”他绷起脸。  “没有。”  汪宁赶紧退出,回秘书座位查资料。 

殷牧城继续未完的工作,不在手女秘书的忠诚度,公司主要的工作都由特助甘永正和他底下的团队协助完成,琐碎杂事才交由秘书处理。  他只是不爽而已,看谁都不顺眼。  真是怪了,他的女朋友出去打工也不跟他打声招呼,反而由申暖玉替她报备。莫非他在采樵心目中还不够重要?  他并非掌控欲特强的暴君,不准同居人出去上班。相反的,他一向认同女性也须活出自我,像块年糕一样粘在男人身上反而令人腻味,唯独对采樵例外。他一点也不在手她依赖他,反而怕她出去工作,更正确的说法是,怕有人认出她是谁。  她过去的生活圈和申暖玉的生活圈完全是两条平行线,应该不会有人认得她是和阎鼎在一起的女孩吧?!  殷牧城无法!3除内心的不安,素性打电话给她,这才想到她也不曾在上班时间打电话给他,到底她是太懂事抑或是不够重视他?

  他心里的惆怅愈来愈浓。  “喂,牧城吗?”电话那头传来她娇甜的声音。  “是我。”声音有点间。难道还会有其他男人知道她的手机号码?  “这里有点吵,我跑出来接电话。我跟你说吸,今天我真是大开眼界,拍片现场的道具好多,那位导演每次都吼得好大声,害我吓一跳。”姜采樵像是爱丽丝闯入仙境一样,什么都新鲜,大惊小怪的。  “你怎么会去那种地方?事先也没跟我讲一声。”  “原本昨天晚上要告诉你的,可是还来不及说就被你扑倒了。”她吐吐小舌,幸好他没看见。“今天来片场大开眼界,暖玉姊说她会告诉你,我就没说啦!”  “你真的想在那种地方工作?我不赞成。”他揉揉额角,不想把话说重了。  “暖玉姊的助理请假,请我帮她一下,只是临时的,并没有老板聘请我,不算正式的工作。要不然,你帮我介绍适合的工作?”  “不行,我说过等你恢复记忆后再说。” 

“那要等到何年何月?”  “小樵,你要放轻松的过日子,才有办法恢复记忆。对了,还记得我们明天要去淡水玩?”他转移话题。  “有好玩的我当然记得。”  “晚上有没有特别想吃的?”  “嗯,烤肉。”这是没办法快递到府的美味。  “那记得早点回家,我们去吃烤肉。”  “好。”姜采樵愉快地回应。  殷牧城收线后心情好多了。申暖玉想跟他抢人?门儿都没有!  他不允许自己跌入感情漩涡太深,但也不容许别人将姜采樵拉离他太远。想到昨夜欢爱后,她脸上带着天使的恬静笑唇入睡,他就无法对她苛贵,只能把这笔帐记在申暖玉头上。呵,他真是个坏哥哥。 

他谈生意时可以把心变得像籽块一样硬,对父母怀抱着尊敬与感恩,对生母和妹妹就当作一般的亲人,只有采樵教他整颗心都柔软了,情感跑在理智前面,将满胜柔情全倒给她,心头长久以来寂寞荒凉的那一块退速被填满了。  没有保留的关怀,是他过去不曾对谁付出的。  采樵是那么纯粹的信赖着他,如果有一天她恢复记忆……  他不敢往下想。如果老天怜他,就让他们一直维持现状,他会珍惜的。  汪宁很快将淡水周边的旅游景点列印一份给他,他认真看了一下,又丢给她一大堆杂七杂八的工作,够她忙上一整天。  殷牧城冷冷笑了。秘书要磨练,他就不客气了。
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Power by DedeCms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12345
Top